杏花春雨大西沟 - 文 化 - 博彩娱乐网址大全 - 博彩娱乐网址大全

博彩娱乐网址大全

作者:孙瑞璇 (最新博彩娱乐网址大全)         来源:博彩娱乐网址大全     时间:2019-01-06 12:23    浏览: 评论
 

在一路上沐浴过清明的雨后,我和同行六人所乘的客车缓缓驶入伊犁大西沟。天阴沉沉的,像是要下雨的样子,时而吹来一阵带有丝丝凉意的风。正是人间四月春光融融的时候,大西沟却仍然残留着几丝冬天的凛冽。我望着窗外灰蒙蒙的景色,心绪也是明暗不定,天公不作美,不知前路留给我的会是明媚还是失望。
  从进入景区的那一刻开始,穿过整个沟的那条河就一直伴随着我们,向与我们行进方向相反的方向流去。河水是浑浊的黄色,与水中沙洲和两岸碰撞出白色的泡沫,奔腾翻滚着一路向前,滔滔水声不绝于耳。河滩上乱石堆积,堆成了一个比较陡的坡,一直延伸到公路边,上面光秃秃的,寸草不生,有一种颓败的气息。逆流而上一段路则是另外一幅景象:河这边偶有几根树枝垂在水里,被河水冲刷得东摇西摆,风吹起岸上的花瓣落在水里,被河水席卷裹挟着流向远方;河对岸绿草如茵,成群的牛羊散布在草地上,后面的山坡上长满盛开的杏树,铺满了如毯子般平缓柔和的山坡,山顶缭绕的云雾和天上的云连为一体,黯然缥缈,宛如仙境。遥看河流上游,是深青色的山群,山头依然积聚着皑皑白雪,在远处已经云雾消弭的蓝天衬托下更显神秘庄严。车上已经惊叹声一片,我们一行人也满心期待。
 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,决定去看看山顶风光。沿着山坡上的台阶向上爬,我们来到一片筑有长廊的空地上。这里的花瓣纷纷扬扬,洒满了青石路和颇有质感的木质长廊。这幅景象竟让我想到三千里外江南水乡的春景,恬淡而幽静。我们一起拍了几张合照,尽管穿的都是毫无美感的运动装,还是不经意间拍出一种清新的感觉,和一丝淡淡的孤寂。看着座位上柔嫩的花瓣和路上被昨日雨水打落的残花,有的已经零落成泥碾作尘,花托却依然保持着一种娇艳的红色,我想起黛玉的《葬花吟》:“花谢花飞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。”叹这群有情的赏花客才是这世间最无情的人,他们吟哦嗟叹了落英和树上繁花,而在地上被踩踏的,恰恰是整棵杏花树上最绚丽、最动人的那抹颜色。身边的同伴一个个往山上爬去,只有我一个人还呆在平地上,这才从思绪中抽身,自嘲地笑笑跟了上去。
  清明休假又逢满山花开,游人多得令人咋舌。即使喜欢一边漫游一边沉思,我还是不得不收回心思,一心一意走路生怕撞到人。好在同行的伙伴们都是很活泼很好相处的人,一路上打打闹闹也不觉得有什么无聊。木质台阶的一边长满杏树,一边又向下倾斜过去,一直延伸到沟底。在斜坡上还有牛羊分散吃草,让这片世外桃源有了些人间烟火的味道。爬到不悔台,向外眺望,这段山沟完整地展现在我眼前。由近及远,全是重重的杏花,激流冲刷着河中央的沙洲分成多股后又汇到一起流向远方。至于对面那座因为山顶有巨岩而被我调侃是“花果山”的山,依然云遮雾罩,山顶的雾甚至呈现为一种发黑的灰色,让人心生敬畏。
  时过正午,肚里空空的我们只爬到2050米左右就折返下山了。天上的云幕渐渐散开,太阳也终于露了出来,我们庆幸自己来得正是时候,没在烈日底下爬山也没遇上大雨。一行人背好装备,就来到要扎营的河边,准备野炊。
  我们选在一棵杏花树下搭帐篷,开始忙活午餐。我一边帮忙一边和他们聊天,几个人嘻嘻哈哈地把防潮垫拖出来,在树下搞了一个盛大的宴席。坐在绿草地上,头上是随风飘落的花瓣,还有湛蓝的天空和明朗的阳光,更重要的是还有六个我十分喜爱的伙伴,这一切仿佛像梦一样美得不真实。在这等美景下,我之前一直纷乱的思绪豁然开朗,心头的混沌也烟消云散。
  午餐后的时光是悠闲慵懒的,我们跑出宿营地信步闲逛,顺着河滩走了一段。这段河滩由数不清的乱石堆积而成,中间还有几条小水流穿过。河床更深处除了碎石还有几近干涸的淤泥,踩上去软软的十分舒适。在河流交汇处,视野一下开阔起来,远处的山一片葱茏,还有一些山顶仍有积雪。几位同伴在感叹山群的雄伟,我却看着河对岸那片未被人践踏的绿地颇有“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”的感觉。
  玩了会儿水,一行人就回营地准备做晚饭。我们向旁边帐篷的大叔借了个音响,在音乐声和渐暗的天色里享受晚餐。气温渐低,我们穿上外套,收拾好东西后在山坡上背靠背地坐下来看星星。作为半个天文爱好者,在山里看星星对我而言是不可多得的人生乐趣。在老家,我曾经摸黑自己爬到屋顶看星星,去户外徒步时我也曾忍着寒风,坚持看了好长时间的夜空后才跑去烤火。在空气清澈干净的山里,夜空是纯黑的,星子像飞得高高的孔明灯一样又大又亮。我们静静地互相靠着,低声有一句没一句地交流自己的心绪。我把在城市里几乎看不到的北极星指给同伴们看,和他们一起猜测着东南方夜空中那颗耀眼的星星是什么星。我面对着牧夫星座,这个独特的五边形像一个大风筝一样挂在我前方的夜空中,让我心驰神往。在一片深黑的寂静中,就与漫天的星斗作伴,看着它们在苍穹中缓缓地移动,一瞬间我真想永远躺在草地上,面对着夜空,让微风轻轻吹拂我的头发,让我用双臂去拥抱群星。
  夜已深,我们钻进帐篷睡觉。耳边回荡着河水的声音,一夜睡得倒也安稳。第二天我们是被帐外摄影爱好者们的声音吵醒的。同伴让我出帐时看看帐篷是不是像她想的一样洒满花瓣,但花瓣寥寥无几。阳光明媚,十点左右太阳就跃出对岸的山头驱走了清晨的微寒,我们也吃完早餐收拾东西。在早上的阳光下,景色明艳得令人难以置信:干净的蓝天,鱼鳞般的云块,绿得无法描绘的草地,和一树淡粉色的杏花,美得令人窒息。我一边调整角度拍照,一边在想不知何时再能遇到这样一个纯净的地方。
  我们最终乘车离开了大西沟,告别蓝天、草地、激流和杏花。一路上看着窗外变幻的景色,我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。离着城市越来越近,我好不容易变得明朗的心渐渐沉郁下来,大有鸟儿归笼的束缚感和无力感。
  在大西沟的夜幕下看星星时,我曾经思索过,旅行的意义是什么。之前走过几个地方,觉得旅行是一种心灵避难,让我躲到一个没有喧嚣没有排斥的环境里,排出长期积攒的浊气。在大西沟的星空下,我似乎找到了另外一种解释,那就是旅行是为了找到活下去的意义。在过去压抑的生活里,每天只是机械地做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,我也曾自暴自弃,也曾疯狂地爆发过。但在自然中,我终于觉得有了可以贴近自己的东西。大西沟的一草一木,都吸收了自然的灵气,流连其中让我感觉自己得到了从来不曾有过的幸福。
  来年春天,我又能否再找到一处世外桃源,杏花浸酒,仰望繁星,与友人促膝谈心?
  

编辑: 赵鹏        责编: 周丽         编审: 王海珊
【字体: 收藏打印
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