访刘慈欣:《流浪地球》是电影的成功,不是我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河北经贸大学教务在线_西安文理学院教务处_成都理工大学教务处
阅读模式

11月2日至3日,2019中国科幻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,大会盛况空前,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、电影人、游戏人等齐聚一堂,共同探讨科学与未来。其中最牵动人心的仍是“中国科幻第一人”刘慈欣先生,所到之处无不引发拥堵加尖叫。

刘慈欣在采访现场(腾讯科普 摄)

11月2日晚,结束了一天活动的刘慈欣来到科幻大会采访间,接受了媒体连续1小时的“轰炸”。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大作家,面对公众竟是这样的耐心与谦逊。他全程专注地思考,对每一个问题都给出审慎而真诚的回答。

1

绕不开的《流浪地球》:

那是电影的成功,不是我的

自《流浪地球》上映之后,被圈内人亲切称呼 “大刘”的刘慈欣顺利出圈,即便不识这位大作家的真面目,说到名字大家也都“很耳熟”了。但被问到《流浪地球》电影对自己的影响时,刘慈欣却直称:

“那不是我的成功,是电影的成功”,“我们写小说的人,再怎么说也不会有太多的财富,处理起来没有太大的困难”,“改变的是导演的生活,而不是我的”, “作为小说作家,从内心感谢这个电影”,它带起小说的知名度,对比原著会知道,那“全是一种再创造”。

至于走在路上是否会被认出来?刘慈欣称:“目前没有,我不是电影明星”。

2

谈科幻文学:

科幻更关注共性,不宜走本土文化道路

在电影之外,回到小说创作上,刘慈欣认为:科幻文学最大特点是关注共性而不是差异,“不管哪种文明、文化背景,它们的共性远大于差异。在科幻里面,人类作为整体而存在,种族、国家并不重要。”人们共同面对自然、面对宇宙,乃至别的外星非人类生命。

另外,相比传统文学艺术,它还承载另一种共性:科幻的想象基于科学技术之上,它是理性的、逻辑自恰的,和神话童话不一样。就像火箭要飞到太空都一样,中国酒泉和美国佛罗里达看到的火箭发射本质并无不同,核聚变引发的反应也一样,这是科幻的精神实质。

“中国科幻最终走向世界,不应走本土文化这条道路,而是应该关注人类共同关注的问题。”

同时刘慈欣也提到幻作家与传统作家的一个激烈冲突:传统作家是现实主义作家,他把人放到现实的环境中去描写,往往认为人性是永恒的,认为人类的价值观和道德观是神圣不可侵犯的;而科幻作家把人放在一个想象中的世界构架中去描写,认为无论人性还是道德观、价值观,随着人类所处社会、技术、自然环境的变化都会跟着变化,不存在永恒的价值观和道德观。

科幻作家所要面对的题材、故事资源空间,都比传统文学大很多,同时在思维方式上也产生了重大差异。

3

谈中国梦:

科幻描绘各种可能性,让人对未来有所准备

说到“中国梦”及科幻对当前科技政策的影响,刘慈欣称:“科幻其实是一种真正描写中国梦的文学,它直接描写中国梦,把中国各种可能的未来展现在人们面前,让我们对中国的种种未来有一个心理准备”。这种文学形式关注的不再是周围的一亩三分地,也不是中国人最看重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,而是人与大自然、人与政治的关系。

“这种思维方式对中国来说是全新的,从这一点说确实在改变中国”。

同时刘慈欣也说到,“科幻毕竟只是一个大众文学,最终的作用只能是潜移默化的,是间接的、微小的”,但“希望这种思维方式能更多被中国读者和大众认识,至少让大家知道有这样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”。

4

谈科技:

科学技术催生科幻,最后又把科幻埋葬

谈及科技和科幻小说的关系,刘慈欣则爱恨交加,形容“很复杂”:一方面科技给科幻小说提供了大量的故事资源和灵感;另一方面,科技的快速发展也让科幻小说日益失去它的神奇感。而这对科幻小说是致命的。

“我们(科幻作家们)现在也不知道该怎样摆脱这种影响,科学技术催生了科幻小说,最后可能把科幻小说埋葬掉,因为我们周围都是科幻,科幻已经不需要了。”“虽然科幻小说离现实最远的步伐,科技还是追不上的,但即便是遥远的幻想,它也失去以前很多的色彩。”

“最近整个世界科幻文学发生了深刻的变化,从以前幻想很遥远的未来,很遥远的空间距离,变得开始关注现实生活中面对的问题。比如美国的科幻小说,很关注他们面对的像性别歧视、环境问题,以及技术对人的改变、异化问题。这种情况下,那种很长时间追不上的(科幻)更难出现。”

同时,刘慈欣告诉记者,他非常关注科学新闻,像发现地外行星、阿尔法狗战胜围棋冠军、基因工程、量子计算机、发现引力波,还有最近黑洞相片的发现,每个科技突破都让他震撼。“最近最震撼我的是马斯克造出的大火箭,比曾经的体型大一倍,能拉一百个人到月球”,他难得提高一下语调,“ 我感觉这个人简直疯了!”

这些新闻,都会在他的头脑中激发出新的想象。

5

谈科普:

科幻不会干扰到科研,前沿科普还需努力

但是,像(科幻)这样一种大众文学,对科研、科普是否会产生误导作用呢?刘慈欣表示:

科幻和科研完全是两个领域,理念也完全不同。科幻只是科学在文学中的变形,它不是严格的科学,也干扰不到正常科研。而在大众层面,科幻中的细节错误是难免的,但思维方式的错误是一定要避免的,“那种超自然的,违反科学的思维,不是科幻,而是奇幻”,“我相信大众有他自己的识别能力”。

那么,对于一些理论性较强的科学内容,是否可以用科幻去通俗地表达呢?刘慈欣认为:

科学分为古典科学和现代科学,前者一般指爱因斯坦相对论之前的科学,它可以很好地用文学语言去表述,而现代科学表述起来则十分困难,“无论是科幻小说还是科普著作,能够完美表达现代科学最前沿的东西,不用数学语言,而是用文学语言,这是我们正在努力的”。

6

谈写作:

科幻作家 追求的恰是最不可能的可能性

但是,对于这样一位“硬科幻”作家,当记者问到他是否相信自己小说中的设定时,竟斩钉截铁地表示:“我不相信”。他说:

有很多科幻作者相信自己的设定,但 我很明确地告诉你,我不相信 。

他说,写小说不是做科学研究,这些设定没有经过科学的验证,它只是一个小说的情景。“科幻小说是可能性的文学,它把未来宇宙的各种可能性排列出来,一个作品里面就是一种可能性”,在这一大堆可能性里面,可能有些最终变为了现实,“但这不是科幻作家预言出来的,我们没有这个能力,这也不是我们的任务”,只是科幻小说足够多,排列足够多,总会碰上。

那么,潜意识里还是相信这种可能性的吗?刘慈欣肯定道:任何科幻小说总是有可能性出现。“但是有一点很有意思, 科幻作家和人们想的不一样 ”。人们都认为科幻作家选择的是最可能的可能性,但恰恰相反,科幻作家感兴趣的恰是最不可能的可能性。最可能的可能性没有什么震撼力,只有最不可能的可能性才有故事资源。

“这一点很有意思,看看历史,变为现实的可能性往往是最不可能的可能性。”

7

谈电影:

必须有足够厚的“底座”,才能产生更好的作品

尽管关于写作的讨论令人意犹未尽,话题仍不可避免地回到产业上来。从一部小说到电影,成功的关键在哪里?刘慈欣坦言:“很难说清楚,它不是铁板一块的概念”,“有各种风格,软的硬的,面对的观众群也不一样”,最重要是能有好的故事,在情感、视觉上都能激起观众共鸣,“整个科幻电影无论风格,关键就在这一点”。

至于内核是不是要够“硬”,刘慈欣显得十分宽容,“我们不要求科幻电影以技术为核心,追求很‘硬’的那种东西,毕竟面对的只是一部分观众”。

提及《流浪地球》的成功和《上海堡垒》的失利,刘慈欣则十分冷静:

“这部电影(流浪地球)肯定对整个产业有很大的推动,它是我国第一部高成本科幻片,它的出现让科幻电影的投资人更有信心。但我们不能指望一部电影带来整个科幻影视产业的繁荣。产业繁荣是建立在一个很大的数量上。像美国的科幻电影,我们看到的就那几部,其实它也拍出来很多普通的电影,上映完就被忘掉,片量非常大。我们必须有金字塔的底座才能产生更好的作品,推动产业。”

“不能因为一部电影出来了,成功了,产业化大门打开了,一部电影票房有点失利,马上把大门关上了,这种思维方式不是对产业整体观的思维方式。”

8

谈中国科幻:

时代造就个人,黄金时代正在到来

那么,对比海外科幻产业,中国有哪些可以借鉴的经验呢?刘慈欣表示:

海外世界科幻文学中心在美国,美国科幻文学有比较长的历史,从上世纪初开始发展,形成了庞大的读者群,也形成了庞大的产业群体,特别是它的科幻影视,也形成了庞大的产业。“和它们相比,我们处于初步的状态。所以美国科幻的推广方式,拿到中国并不适应。我们和它在科幻体量上,在规模上完全不一样,没有办法照搬它们的模式。”

对于《三体》小说和《流浪地球》电影之后中国科幻产业的全面活跃,刘慈欣则认为,和他个人并没有太大关系 :“不是我吸引了众人目光,而是大时代走到了这一步”,充满未来感就要孕育出科幻这种题材,就会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科幻,“ 不管有没有我出现,都是一样的 ”。

而说到现阶段中国科幻人才的培养和储备,刘慈欣则表示:从政府到出版界,各个机构共同发力当然是很好的。“但话说回来,科幻的黄金时代不是这么来的(不是靠培养出来的)”,“我们还得等待,等待时代走到那一步,科幻作家会大批涌现出来。这个在英国、美国都出现过。”

“我们现在正在迎来那个时代,之前我们尽最大的努力,但是时代走不到那一步,比如我自己,这些作品要是30年前发表,根本没人看。是时代造就了我们。”

回望过去十年中国科幻产业的发展,刘慈欣感慨,虽然它已从一个边缘领域走到了媒体的聚光灯下,——30年前,这么多媒体采访一个小说作家,不可想象,10年前也不多见——,但其本身的基础仍然是很薄弱的,它最基础的东西,比如读者的数量、作家群体的大小、规模,特别是有影响力的作品数量,仍然是很少的,影视也一样。

“前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”。

9

万众期待的《三体》:

漫画将于11月底上线

最后,不能不说的就是《三体》的影视化和动漫改编了。

自2015年刘宇昆英译版斩获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之后,《三体》连同其作者刘慈欣以及中国科幻一起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,影视改编的消息甚嚣尘上。

4年多过去了,目前改编权据称握在上海游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手上。

当被问到具体的拍摄进度,刘慈欣坦言:《三体》的内容相对来说容量较大,较复杂,因此影视化过程也更复杂,需要时间。他希望《三体》是很成功的影视,“这对科幻影视化会是很大的推动”。

但从过往经验来看,大成本科幻片的运作是相当复杂的。阿西莫夫的巨著《基地》和《与拉玛相会》的拍摄一波三折,而弗兰克·赫伯特的《沙丘》筹备四五十年,今年三月才刚刚开拍。“我们应该抱着一个平和的心态等待它出现。”刘慈欣说。

鉴于“有专门的媒体发言人,不好说这件事”,我们无法从大刘口中直接得到影视的拍摄进度。但记者已从其他途径打听到:《三体》漫画将于2019年11月底在腾讯动漫正式上线!

该漫画由幻创未来、腾讯动漫、八光分文化、波洞共同出品。届时,迷弟迷妹们就可以一饱眼福了!

图:科幻市集上的《三体》漫画预告(腾讯科普 摄)

猜你喜欢